在文化標識中找尋城市記憶
  來源:黑龍江日報客戶端  作者:楊寧舒
2017-12-14 16:43:42

以女作家蕭紅為題材的話劇,《蕭紅》和《我本一無所戀》都不是第一部,也不會是最后一部。無論是關于蕭紅的電影還是話劇,只要在哈爾濱上演,觀眾都會報以極高的熱情。這種熱情,不只是對作家的喜愛,還有對家鄉的情感。蕭紅這個名字早已成了這里特有的文化標識,透過她的文字你能看到北方生活生動的畫卷,你會忍不住在這座城里尋找她走過的地方、她在這里生活的印跡。即使在多年以后的今天,蕭紅和她的文字仍然充滿了巨大的吸引力。這是因為,她美麗的文字和她傳奇的一生早已融入到了城市的記憶中。 ——編者 

從《落紅》到《我本一無所戀》,蕭紅題材在我省話劇、地方戲等領域新作不斷,在我省戲劇舞臺上呈現出“蕭紅熱”——

深挖蕭紅品牌打造文化標識

demo.jpg

      齊齊哈爾市話劇團排演的《蕭紅》話劇劇照。

demo.jpg

      黑龍江大學文學院排演的話劇《我本一無所戀》劇照。 

近日,兩部蕭紅題材話劇——由齊齊哈爾市話劇團排演的《蕭紅》和黑龍江大學幕啟戲劇社排演的實踐教學劇目《我本一無所戀》,先后在哈爾濱上演,觀眾熱情極高、場場座無虛席甚至一票難求,這大大出乎主創人員的預料。

蕭紅被譽為“20世紀30年代的文學洛神”,代表作《呼蘭河傳》、《生死場》是現代文學史上的經典之作。蕭紅藝術形象兩次被搬上大銀幕,近期在我省話劇舞臺上兩度呈現,再次引發人們關注。此外,以蕭紅小說《生死場》為藍本、由我省北派二人轉傳承保護中心排演的大型拉場戲《海倫往事》,2016年進京匯演受到專家和觀眾的好評,并入選2017年度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創作重點扶持劇目工程,是東北三省唯一入選劇目。  

針對我省戲劇舞臺上呈現的蕭紅熱現象,專家指出:蕭紅是黑龍江獨特的文化標識,無論從文學、影視、戲劇、繪畫、出版等領域,還是從學術研究領域,或者從旅游文化創意產業來考量,都是不可多得且潛力巨大的文化品牌。

兩部蕭紅題材話劇攪熱初冬戲劇舞臺

“我本一無所戀,但又覺得到處皆有所戀……我死后,將廣為流傳的,恐怕不是我的文字,而是那些所謂傳奇。沒有人真正了解,一個女人到底遭遇了什么,受過命運怎樣的捉弄。那,將是我最大的悲??!”伴隨著低沉的獨白,31歲客死異鄉的蕭紅,魂歸呼蘭河,看見祖父站在河邊對她說:榮華,咱們回家……

幕布緩緩落下,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11月7日晚,由黑龍江大學幕啟戲劇社排演的文學院實踐教學劇目《我本一無所戀》,在黑大音樂廳上演,受到校內外觀眾的空前歡迎。黑大文學院副院長、話劇《我本一無所戀》主題曲唱作者劉冬穎教授告訴記者,晚上的演出已是座無虛席,第二天更是一票難求,很多觀眾還希望我們加演,可見大家對蕭紅的喜愛。

此前,由齊齊哈爾市話劇團創排的大型話劇《蕭紅》9月20日在環球劇場與哈爾濱觀眾見面,受到了專家和觀眾的一致好評,齊齊哈爾市話劇團團長艾平說,這是蕭紅的故事第一次搬上話劇舞臺,想不到觀眾反響這么熱烈。哈爾濱首演兩場之后,《蕭紅》已在齊齊哈爾藝術劇院駐場演出近二十場,目前還在繼續演。我們計劃進一步打磨作品,沿著蕭紅一生的行走路線去巡演,比如上海、廣州、重慶等城市,目前上海演出正在商談中。 

“2017年的深秋與初冬,《蕭紅》和《我本一無所戀》兩版話劇先后在哈爾濱這個有話劇傳統的城市,各自上演了兩場,觀劇人數超過五千。作為這兩版戲的編劇,我深深被那些為將蕭紅搬上話劇舞臺而努力的人們,還有無數淌著眼淚看戲的觀眾而感動?!焙邶埥髮W教授、蕭紅研究專家葉君深有感觸地對記者說。

葉君是蕭紅文學獎得主,話劇《蕭紅》和《我本一無所戀》的劇本,是在他2016年出版的長篇小說《我本一無所戀》基礎上創作完成的。兩版話劇演出后,專家對其創新性地將蕭紅作品穿插在蕭紅經歷中,用雙時空、戲中戲的方式呈現蕭紅的人生及其作家身份,給予了高度評價。

原省戲劇工作室副主任、研究館員孫天彪說,《生死場》的三段戲跟蕭紅本身的經歷不是兩張皮,融合得很好,它的結合點就在于同為一個女人,經歷了愛情、經歷了婚姻、經歷日常生活的磨難,最終也都經歷了婚姻的悲劇,甚至是家庭生活的悲劇,在一個悲劇的時代里面,她們的命運事實上是殊途同歸的,這樣的串聯使戲劇更具歷史的縱深感和思想上的厚度。

獨特品牌價值讓蕭紅持續升溫

省社科院文學所副所長、研究員郭淑梅介紹說,蕭紅作品登上戲劇舞臺,并產生重大影響始于1999年,田沁鑫自編自導的話劇《生死場》由中央實驗話劇院在北京公演。此劇一推出就得到文學界戲劇界好評,創首屆上海國際藝術節百臺中外優秀劇目票房最佳。2004年再次搬演,斬獲國家精品工程精品劇目獎、曹禺戲劇文學獎劇本獎等大獎。2015年國家話劇院重排此劇,原班人馬再次聚首,表現出戲劇舞臺注重原創、注重經典呈現的創作趨向。田沁鑫改編蕭紅小說《生死場》的成功,為蕭紅作品走上戲劇舞臺奠定了基礎,確立了可行性標桿。

近年來,黑龍江作家、藝術家以及相關機構,也將目光投向蕭紅。2011年紀念蕭紅誕辰百年之際,由省戲劇工作室策劃,劇作家費守疆以《生死場》為藍本創編的地方戲《驚蟄時節》,在呼蘭區藝術劇院首演,突出表現了黑龍江地域特色和民族精神,受到觀眾好評。2017年,在第三屆遼吉黑蒙四省區地方戲曲優秀劇目展演中,由費守疆創編的大型拉場戲《海倫往事》,同樣以《生死場》為創作藍本,在地方戲艱難生存過程中,《海倫往事》受到地方戲專家一致好評。

在郭淑梅看來,《海倫往事》的成功經驗是地方戲要與傳統歷史文化資源形成對接,尤其要大膽問津經典。在經典呈現過程中,凸顯地方戲生動詼諧的美學特征。而蕭紅題材作為我省獨特的文化標識,是不可多得且挖掘潛力巨大的文化品牌。目前我們的挖掘程度還遠遠不夠,應該從文學、影視、戲劇、繪畫、出版等領域,從學術研究領域,還有旅游文化創意產業等方方面面去考量。

做好蕭紅舞臺劇還需多形式探索

省藝術研究院院長、國家一級編劇譚博在觀看話劇《蕭紅》之后評價說,這部戲是帶有導演風格的一部力作,在舞臺上呈現出一個嶄新的蕭紅藝術形象。在整體的風格上,和蕭紅文學的風格是吻合的,清新雋永,有淡淡的憂傷。但他同時強調,在蕭紅短短的十年寫作中,她對國人和社會有著怎樣的理解,她為什么能寫像《生死場》那樣的作品?《生死場》是怎么寫出來的?在這一點上要再深度挖掘,在舞臺上有所關照和呈現,這樣劇會更完美。

話劇《我本一無所戀》導演、主演、黑大文學院寫作教研室主任徐彥賓說,作為女性導演,我更關注蕭紅的女性意識和自我成長。因此在二度創作時,我把這部話劇的主題延伸為“蕭紅的成長與回歸”,著意強調蕭紅在精神意識層面的“依賴——獨立”的成長歷程與她在地域空間上的“出走——回歸”的人生旅程之間的對位和聯系。原劇本最令我心儀的是它的“三重時空”結構——蕭紅生命最后44天的“現實時空”、蕭紅回憶往昔的“敘述時空”和《呼蘭河傳》、《生死場》的“作品時空”。在三重時空的交織、呼應中,過往與當下、作家與作品、真相與言說之間形成了微妙的共振和對話。

對此,作家仉立國評價說,復雜的結構讓話劇《我本一無所戀》場景變換頻繁,時空的轉換、生死場的穿插,對熟悉蕭紅生平及作品的觀眾來說,理解不難,但是對于不了解她的人就有可能看不懂了。因此,編劇和導演在創新表現手法的同時,還要有更多形式的探索,特別是場景轉換,應該大膽地借鑒國外先鋒戲劇的成功經驗,為蕭紅的舞臺呈現提供更多可以探索的空間。

樹立精品意識講好蕭紅故事
demo.jpg

黑龍江大學學生飾演的青年蕭紅。

     針對我省戲劇舞臺呈現的“蕭紅熱”現象,省內專家就如何更好地挖掘蕭紅題材、打造精品戲劇,紛紛獻計獻策。

作品空間大符合戲劇特點 

省社科院文學所副所長、研究員郭淑梅說,蕭紅作品很適合改編成戲劇,正如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田沁鑫所言,蕭紅小說散文化風格空間很大,符合戲劇特點。也就是說,當劇作家試圖改編蕭紅小說時,小說的結構特征給予劇作家很充分的可以發揮的二度創作空間。其次,蕭紅小說雖然散文化,但人物大都立得住,性格鮮明,舞臺形象較易把握和塑造。第三,蕭紅知名度足以躋身二十世紀經典作家,改編價值很高。第四,影視界對蕭紅的關注重心在于生平,戲劇界重在舞臺二度創造,吸引劇作家的是更有機會賦予作品新的意義。

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海倫往事》編劇費守疆說,比起蕭紅的生平與經歷,蕭紅的作品具有更大的挖掘潛力和創作空間。目前,大部分創作者都把注意力放在蕭紅本人的經歷和曲折的愛情故事上,這的確是一個熱點,但蕭紅之所以為人們關注和喜愛,還是在于她的作品光彩奪目,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是有位置的。因此,在對蕭紅題材的挖掘和利用上,應該拓展更大的空間,把關注力放在蕭紅作品在影視和舞臺藝術的改編與呈現上,立住了她的作品,也就是立住了她這個人。

借鑒國外戲創新形式內容

       作家仉立國說,齊齊哈爾市話劇團的《蕭紅》和黑龍江大學幕啟戲劇社的《我本一無所戀》我都看了,相比于葉君的長篇小說《我本一無所戀》,兩個小時的話劇沒有過多的篇幅去展現蕭紅豐富立體的人生,只能截取幾個片段,同時戲劇本身又要求有矛盾沖突,有跌宕起伏,這就勢必造成戲劇的創作會把重點放在蕭紅的經歷和愛情故事上,沖淡了其作家的身份和她的文學主張,以及在文學上取得的成就。如果兩個小時的話劇真的無法兼顧蕭紅的跌宕的人生與文學之路,那么,我們能不能學習國外戲劇的成功經驗,推出一部四小時、五小時甚至八小時的話劇,把蕭紅展現得更加淋漓盡致?

       在仉立國看來,話劇《蕭紅》和《我本一無所戀》的編劇葉君,創新性地插入蕭紅成名作《生死場》和代表作《呼蘭河傳》里的一些場景,最大限度地將蕭紅的情感經歷與其作品結合在一起,讓蕭紅與其筆下的人物相互映射,這是非常有意義的嘗試。全劇在“雙時空”的基礎上,又表現為“戲中戲”,是展現蕭紅題材的一個很大突破。但目前,話劇對這種時空轉換、場景頻繁變動的呈現,探索得還遠遠不夠,手段還不夠新穎獨特。主創人員可以再大膽一些,借鑒國外主流戲劇的成功經驗,甚至用國際語匯去向世界講述一個蕭紅的故事。比如哈爾濱大劇院前一段時間上演的《酗酒者莫非》,采用演員現場表演和多媒體大屏幕結合的方式,就讓人耳目一新。而國際大導演陸帕團隊的加盟創作,也讓這部話劇有了進入國際主流戲劇節演出的可能。

整合省內資源講好“蕭紅故事”

黑龍江大學教授、蕭紅文學獎獲得者、知名研究專家葉君說,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關于蕭紅題材,已由前些年的電影熱,悄悄轉為近年的舞臺熱。去年冬天,東北師大的學生劇團也上演過以蕭紅生平為題材的話劇。早些年沈陽評劇院根據蕭紅小說《生死場》及《呼蘭河傳》,創作了六幕評劇《我那呼蘭河》。我想說的是,黑龍江的藝術工作者,應該共同努力,不落人后地打造出一部關于蕭紅的舞臺劇精品。關于蕭紅的話劇,更可以作為“哈爾濱之夏”、哈爾濱冰雪節等旅游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展示給世人。讓四面八方的游客了解蕭紅,了解哈爾濱的城市文化;同時,也讓我們的文化旅游項目,真正具有文化內涵與文化品格。而此舉,也是對習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里倡導“講好中國故事”的響應。塑造好蕭紅形象,毫無疑問是講好“龍江故事”的最佳切入點之一。

郭淑梅說,蕭紅舞臺劇必須放棄平庸,打造藝術精品。俗話說“十年磨一劍”,一部原創劇作,需要反復排演,精心打磨才能成功。隨著時間推移,要不斷增加新的元素,使其在舞臺上煥發新的活力,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只有如此,蕭紅舞臺劇才能成就既是地域的,又是世界的恢弘氣象。

葉君:讓蕭紅真正為人所知

       2017年的深秋與初冬,齊齊哈爾市話劇團的《蕭紅》和黑龍江大學幕啟戲劇社的《我本一無所戀》先后在哈爾濱上演,兩部“蕭紅傳記”體話劇,也讓人們記住了一個名字——黑龍江大學教 授葉君。 

       自2006年春天舉家來到哈爾濱,葉君在這個城市的生活,一晃進入了第12個年頭。他說,我除了教書之外,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努力讓蕭紅真正為人所知。十多年來,他對公眾作過無數次演講,先后出版傳記《從異鄉到異鄉──蕭紅傳》(2009)、論著《蕭紅與生命中的他們》(2015)、長篇小說《我本一無所戀》(2016),更有三個版本的蕭紅話劇。作為話劇《蕭紅》和《我本一無所戀》的編劇,兩部劇的接連上演,葉君自是感慨萬千。近日,他接受了記者的采訪。

“雙時空”切換講述蕭紅復雜經歷

       記者:從《落紅》到《我本一無所戀》,您先后創作了三個版本的蕭紅話劇。蕭紅短暫的一生卻有著極為豐富的經歷,她的作品光芒璀璨,愛情又千回百轉,其中涉及的魯迅、胡風、茅盾、丁玲等聲名赫赫的現代文人更是多達數十位。這樣一個傳奇女作家,把她故事搬上舞臺,因為線索太多、頭緒太多,對劇作家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吧?

       葉君:的確如此。以話劇表現蕭紅的人生經歷,一直是我的夢想。但是,在舞臺的有限空間和時間里表現蕭紅紛繁曲折的人生,毫無疑問是巨大的挑戰。在話劇舞臺上呈現蕭紅的念頭,萌生于七年前。2010年春天,我便著手寫,當時沒有寫劇經驗,只憑著簡單的熱情,還有對蕭紅膚淺的理解,想選取她一生中的三個片段,即1932年東興順旅館二蕭的初識、1938年臨汾以至西安二蕭的分手,還有1942年蕭紅在香港的棄世,加以呈現。

       2013年冬到2014年春,我寫過一部40集的蕭紅電視劇劇本;且四年間,我自己關于蕭紅的學術研究,亦在走向深入。劇集寫作的操練,還有對蕭紅認知的加深,讓我在2014年底終于完成了話劇劇本《落紅》,翌年春發表在《劇作家》雜志上。今天看來,該劇自然顯得簡單、幼稚;不過,我覺得自己找到了在舞臺上呈現蕭紅的最佳結構方式。那就是,以蕭紅在香港躲避日軍轟炸到住院治療直至棄世的生命最后時光,對病床前的駱賓基、端木蕻良兩人的講述為線索,插入她此前人生中的諸多場景,以形成“雙時空”的切換。在我的設計里,用兩個演員分飾前后期的蕭紅,以便讓蕭紅前后兩種人生狀態,都得到最充分地呈現,同時滿足話劇舞臺換場的方便。

三度創作近20稿捧出《我本一無所戀》

       記者:2015年,黑龍江大學師生排演了你的第一個話劇《落紅》,給您帶來哪些經驗?是否在此基礎上才有了《我本一無所戀》劇本?

       葉君:《落紅》劇組除了飾演后期蕭紅的是我們文學院老師徐彥賓外,其余全都是學生。條件簡陋到演員們只能拿著話筒表演。即便如此,2015年6月26日的黑大音樂廳依然爆滿,上千人觀看了演出。哈爾濱的詩人、作家和批評家觀劇后展開了即興座談。大家的鼓勵與認可,讓我覺得自己的努力方向沒有錯。

       2016年,齊齊哈爾市話劇團團長艾平和導演邢友江看過《落紅》劇本后,對蕭紅題材生出極大興趣。在邢友江指導下,我結合自己的長篇小說《我本一無所戀》,對蕭紅劇進行了第三度創作。保留了《落紅》的結構和基本場景,合理插入蕭紅成名作《生死場》和代表作《呼蘭河傳》里的一些場景。在保持觀賞性、戲劇性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將蕭紅的情感經歷與其作品結合在一起。在我的研究里,《生死場》里的金枝,很大程度上是蕭紅性格命運的映射。蕭紅與其筆下的人物互為鏡像?!逗籼m河傳》里“我”跟爺爺放河燈、在后花園,以及炕上讀詩的諸般情景,多以閃回或夢境在戲中進行穿插。如此一來,全劇在“雙時空”的基礎上,又表現為“戲中戲”。第三度創作寫了近20稿才罷手,名為《我本一無所戀》。

觀眾對蕭紅的愛超出我的預料

       記者:齊齊哈爾市話劇團的《蕭紅》和黑龍江大學幕啟戲劇社的《我本一無所戀》都用的是您這個劇本,您看了有何評價?

       葉君:蕭紅話劇上演,對我來說,是一樁夙愿的終了,更是夢想的實現。齊齊哈爾市話劇團經過數月排演,于8月下旬正式公演,定名為《蕭紅》。我不得不指出的是,該戲排演過程中,對原著改動過大,出乎我的預料。比如該劇完全刪掉了蕭紅在香港住院和逝前的戲份,敘事平鋪直敘,結尾過于倉促。

       幕啟戲劇社是黑龍江大學文學院的一個學生社團。2016年底組建劇組,經過十個月的排練,于今年11月6日、7日,在黑大音樂廳正式公演兩場。就劇本來說,幕啟版與齊齊哈爾話劇團版,不過是同本異名。比較而言,幕啟版最大限度地尊重了原著的結構、場景和臺詞。兩場演出同樣反響熱烈。齊齊哈爾市話劇團版《蕭紅》刪掉的后期蕭紅病床戲,卻是幕啟戲劇社版《我本一無所戀》最為精彩、動人的戲份兒。

       記者:對于我省戲劇舞臺呈現的蕭紅熱現象,您怎么看?

       葉君:關于蕭紅的話劇創作與舞臺呈現,無論齊齊哈爾市話劇團的專業版,還是黑龍江大學幕啟戲劇社的業余版,毋庸置疑都存在這樣那樣的不足,但是,哈爾濱的觀眾卻表現出了異乎尋常的高漲熱情。太多人期待蕭紅劇的下一次演出,這遠遠超出我的意料,它從側面體現了蕭紅在哈爾濱以至黑龍江的認知度,還有人們對高雅文化的渴求。我期待更多的文學藝術工作者把目光投向蕭紅,大家共同努力,打造出一部關于蕭紅的舞臺劇精品,以紀念這位具有世界影響,給故土帶來巨大榮光的天才作家。

(編輯:陸少平  責任編輯:趙宇清)

上海福彩中心中申请 今日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怎样看股票是涨还是 湖北快三走势图―基本 pk10官网开奖直播现场 喜乐彩什么时候开奖 福彩3d五行八卦图 江苏11选5游戏规则 股票短线分析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