鍛造城市之魂從音樂開始
  來源:黑龍江日報客戶端  作者:李樹泉 董盈 張濎龍
2017-11-09 17:20:04

哈爾濱以音樂之城聞名于世,各種藝術節、各種大型的高層次的演出成為這座城市的音樂名片。近年來,我省高度重視文化民生工作,注重頂層設計,把文化民生擺上重要位置,是我省公共文化投入最大、文化惠民工程實施最扎實、群眾文化獲得感最明顯、基層文化面貌改變最顯著的時期。此外,我省著力推出特色文化產品,公共文化服務供給能力顯著提升。打造群眾性文化活動品牌直接受益群眾超過100萬人次……這些都是支撐這座城市的精神力量。十九大報告中提出,推動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發展,滿足人民過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須提供豐富的精神食糧。哈爾濱大劇院的國際視角、專業化服務,哈爾濱音樂廳引進的各種兒童音樂演出項目,都以差別化的音樂滋養為這座音樂城市培育著更多的土壤。 ——編者 

大劇院本身只是一棟房子,精彩劇目才是它真正的靈魂

哈爾濱大劇院:經典劇目煉就精神內核

哈爾濱大劇院名氣之大,不僅哈爾濱人知道,外地人也知道。大劇院負責藝術教育項目的戰薪羽說,不說那些來看演出的人,光來參觀建筑本身的人就不少。戰薪羽介紹,大劇院的參觀門票是30元。僅僅從這個情況來說,不難看出哈爾濱大劇院的“身價”之高。

然而哈爾濱大劇院的靈魂絕不是這座漂亮的建筑本身,而是它每天都在上演的精彩劇目,其中最受人注目的當然就是那些經典名劇以及新鮮出爐的引進劇目。那么這些劇目是怎么引進來的或者怎么上演的呢?它的背后又是什么在支撐呢?

中國第五個戲劇演出中心

眾所周知,中國文化中心就是北京、上海、廣州,民間俗稱“北上廣”。中國的戲劇演出中心往往也是這三座城市。但是這種格局隨著林兆華戲劇邀請展演落戶天津而被打破,并使天津成為中國第四個戲劇演出中心。2016年哈爾濱大劇院誕生之后,隨著波蘭以及德國戲劇的先后上演,哈爾濱成為中國第五個戲劇演出中心。

哈爾濱大劇院的演出數量是驚人的。在某些發達城市,10億元以上投資規模的豪華劇院的戲劇演出每年50場左右,就被認為是演出市場非常繁榮,那么擁有每年300余場豪華演出的哈爾濱大劇院又該面臨怎樣的評說呢?

數量本身也許并不說明問題,那么再看看演出規模和影響力吧。2016年上演的俄羅斯歌劇《戰爭與和平》,僅僅臺上演員就達到600人之多,且不說臺下還有一支全建制的交響樂團,而道具則用17個40尺集裝箱裝滿整整兩列火車。該劇演出規模之大,演出成本之高,任何一個國家包括戲劇發達的歐美國家都不敢嘗試這樣“奢華”的演出,而這種幾乎可以被稱為“奇跡”的演出在哈爾濱大劇院竟然實現了。營造戲劇中心,哈爾濱大劇院重點考慮的從來就不是局部得失,而是全局得失,而從建設戲劇文化的角度來說,這種高投入才是真正的事半功倍的做法,一味節省不該節省的成本最終導致的結局很可能就是萎縮甚至消失。

演出質量是核心的核心。讓中國戲劇迷們心花怒放的正是哈爾濱大劇院上演的引進劇目。由波蘭當代著名導演格熱戈日·亞日那導演的、華沙多樣劇團演出的話劇《殉道者》,描述的正是當代世界面臨的禁忌問題。這出戲劇并沒有指出解決問題的方法,但卻表現出以戲劇探討問題的審美方式。世界著名戲劇導演陸帕的《英雄廣場》反映的是二戰時期的維也納生活,而另外一出波蘭前衛戲劇《藏匿》則把綜合藝術納入其中。演員們在演出前在哈爾濱各處埋置石膏碎片,和這座保護過二戰猶太人的城市互動。而今年陸帕導演的在哈爾濱大劇院上演的戲劇《酗酒者莫非》則讓觀眾驚喜地領略到中國演員和中國題材的魅力。

經典名劇是如何引進的

沒有銳利專業的眼光就不會有精彩劇目的選擇與引進。許多城市上演的劇目之所以影響力小或者說演出效果不佳,大多是因為劇目本身的精彩程度和演出質量不足造成的。

對于演出劇目的選擇,哈爾濱大劇院極為重視。人藝出身的林兆華是中國先鋒戲劇的一面旗幟,他的戲有口皆碑,是中國戲劇崇高品位的象征。將林兆華戲劇邀請展請過來到哈爾濱是巨大的第一步,因為只有林兆華出現之后才會有歐洲大導演陸帕等人的陸續出現。

哈爾濱大劇院對劇目的選擇,既苛刻認真,又保持多元化的審美,不僅演出種類多樣,而且劇團更是來自全球各地。對一般的戲或者一般的商業演出來說,哈爾濱大劇院的門檻幾乎望塵莫及。

哈爾濱大劇院剛剛成立半年的時候,為了劇目引進,相關負責人就到瑞士找到俄羅斯指揮大師瓦萊里·捷杰耶夫,要求上演他指揮的歌劇《戰爭與和平》。對于這家新成立的亞洲劇院,捷杰耶夫完全不了解,但是哈爾濱大劇院方面靠著專業和誠懇說服了捷杰耶夫。眾所周知,一家新劇院可能很難具備舉辦世界頂級歌劇演出的可能性,最終,哈爾濱大劇院實打實的硬件設施和比較充足的準備打動了劇方。

哈爾濱大劇院對捷杰耶夫提出的要求,不僅是讓《戰爭與和平》到哈爾濱演出,而且要求演出必須在兩個月之后進行。從馬林斯基劇院角度來說,他們是一家非常專業、非常具有影響力的劇院,只有兩個月籌備演出的時間,那么龐大的演員陣容和演奏員陣容應該怎么調度、怎么排練呢?這家新劇院的演出場地和演出設備專業嗎?一切看起來都是問號,一切看起來都是冒險。但是哈爾濱大劇院詳細而有耐心的工作使捷杰耶夫和馬林斯基劇院打消了所有顧慮,全身心地投入到劇目的組織與排練之中。

熱情背后的專業化視野

哈爾濱大劇院的團隊非常辛苦地工作著,無論是熬夜裝臺還是彩排,成員們是為了生活,也是為了自己在這個團隊之中獲得的榮譽感。

然而僅僅擁有這樣的工作熱情還是不夠的,正是專業化的視野使他們在選擇劇目的時候,既能顧及經典名劇,也能考慮看似晦澀難懂的先鋒戲劇。

在多樣化的前提或者背景之中,專業化始終都是選擇標準,而且也是大劇院運營的標準。負責藝術項目的戰薪羽今年不僅操辦了NTLIVE劇目的展播,而且還操辦了諸如荷蘭漢學家與當地詩人對話這樣的小型文化活動。

今年,哈爾濱大劇院開始從引進型劇院向生產型劇院轉型。這是專業化運營的題中應有之義?!缎锞普吣恰肥枪枮I大劇院的第一個原創劇目。哈爾濱大劇院相關負責人透露,我們邀請享有國際聲譽的導演和制作團隊,與中國優秀藝術家合作,用“國際語匯”講述“中國故事”。將方法和目的講得非常清楚,這種專業性說出來或許是容易的,但是真能狠下心來投入資金和精力則是衡量專業性實踐的試金石?,F在哈爾濱人都在期盼另外一部原創劇目的上演,那就是由波蘭著名導演格熱戈日·亞日那導演、改編自魯迅先生小說《鑄劍》的同名戲劇。

接下來如何保持住專業化視野,政府的政策支持從來都是至關重要的。眾所周知,如果沒有政府有關部門的有力支持,哈爾濱大劇院無論如何也不能把專業化旗幟扛到今天。我們相信哈爾濱大劇院的明天會更加美好。

demo.jpg

《英雄廣場》劇照。

讓經典音樂變得活潑有趣,讓孩子在趣味中找到與音樂的親近感

音樂美學教育從娃娃抓起

“樂團演奏加上卡通玩偶說故事、講解音樂知識,這種演出形式生動活潑,在潛移默化中對孩子進行藝術熏陶,激發了孩子們對音樂的興趣,有時間還會帶著孩子再來看這樣的演出?!比涨?,在觀看了哈爾濱音樂廳上演的親子故事音樂會《哆來咪和大灰雞》后,一位小朋友的父親對記者說。

今年,哈爾濱陸續上演了一批面向兒童做音樂及藝術普及的演出。在哈爾濱音樂廳上演的親子故事音樂會《哆來咪和大灰雞》,在哈爾濱大劇院上演的英倫多媒體音樂故事會《鋼琴解剖課》、加拿大互動親子劇《你是演奏家》等,將音樂玩出“新花樣”,不僅讓哈爾濱的孩子擁有了自己的“專屬音樂會”,同時,演出集合了藝術性、趣味性、互動性、觀賞性,讓小朋友在聆聽音樂經典、涉獵音樂知識時可以“坐得住”。

趣味呈現讓孩子與音樂更親近

提到交響樂,很多人用“高大上”、“高冷”來形容,很多家長也擔心孩子會聽不懂。但專業人士說,如何讓孩子聽進去,用什么樣的方式呈現音樂尤為重要。兒童音樂會的創意設計團隊也在不斷摸索升級各種可以吸引孩子們的“花樣”。例如,在親子故事音樂會《哆來咪和大灰雞》演出中,“哆來咪”和“大灰雞”兩個可愛的玩偶,將每件樂器在交響樂團中的作用講解串聯在故事情節中,樂團中的各種樂器還成了故事中輪番發聲的“演員”。

很多人會問,這樣的音樂會孩子們會喜歡嗎?記者在演出現場看到,很多小觀眾盛裝出席,男孩著西裝、打領結,女孩穿著公主裙、戴著漂亮的頭飾,時而跟著音樂手舞足蹈,時而積極回答“哆來咪”和“大灰雞”的提問。哈爾濱音樂廳演出部負責人邱露瑤告訴記者,《哆來咪和大灰雞》是哈爾濱音樂廳首次專門為孩子們推出的親子音樂品牌,今年在音樂廳共演出四場,該項目演出曲目出自經典古典音樂,并改編成適合兒童欣賞的旋律,滿足哈爾濱家長對孩子音樂啟蒙、藝術鑒賞的需求。

一位孩子父親在演出后建議,希望稍微縮短演出時長,也可以搞樂器演出專場表演,這樣孩子接受起來可能會更容易。最近哈爾濱就有一個以鋼琴為主題的“趣味音樂課”,哈爾濱大劇院引入愛丁堡藝術節上的重要兒童藝術普及項目,英倫多媒體音樂故事會《鋼琴解剖課》?!朵撉俳馄收n》由英國爵士鋼琴家Wil l Pickvance自編自導自演。Wil l將會把鋼琴蓋全部拆掉,將鋼琴比作水中生物,將琴鍵比作動物牙齒,以風趣幽默的語言為孩子們講述鋼琴三百年的進化史;與此同時,還會從發型、脾氣、作曲風格等方面調侃巴赫、貝多芬等著名音樂家,并將枯燥的樂理知識借助手繪動畫的形式描繪出來。

互動環節鎖住孩子關注的目光

觀察國內外的很多兒童音樂項目可以發現,互動環節是其中的重要部分。例如,在加拿大互動親子劇《你是演奏家》的演出中,孩子不僅是觀眾,還親自動手參與體驗打擊樂。中國廣播電影交響樂團指揮范燾表示,互動環節調節演出節奏,一方面可以增強孩子們的參與感,另一方面有助于減少孩子們“開小差”的頻率。此外,有關專業人士建議,可以適當地在劇中加入一些小演員,這樣會使得孩子們更有參與感,從而通過演出,更加具象地感知音樂的魅力。

邱露瑤介紹,《哆來咪和大灰雞》系列音樂會的每一場演出都會確立明確的音樂主題,比如在“海頓、施特勞斯——音樂大師對決”中,借由“哆來咪”和“大灰雞”為各自喜愛的音樂家爭勝負的情節,以音樂為媒帶領孩子們去了解音樂家不同的創作風格,再由小觀眾們為兩位音樂家的作品現場打分,選出自己心中最愛的那一位。范燾告訴記者,《哆來咪和大灰雞》的故事腳本也會根據社會流行話題進行更新,不同的主題為孩子們連續觀看系列演出保持新鮮感。

相比北京、上海等城市,哈爾濱目前兒童音樂演出的量還不算大。對于此類兒童音樂普及演出,很多冰城人可能還不夠了解,或者還不知道在哈爾濱有這樣的演出,此類演出的市場還需逐步打開,引進精品演出是種很好的嘗試。哈爾濱大劇院演出中心經理戰薪羽表示,目前哈爾濱大劇院主要以《鋼琴解剖課》試水,來觀測哈爾濱的受眾反響,如果反響尚可,必定將會持續引進同類型的兒童音樂普及項目。

如何吸引更多的家長孩子來觀看兒童音樂普及類的演出?除了演出本身的精彩外,做好配套工作也很重要。范燾告訴記者,在北京音樂廳,演出前一小時,孩子們便可進入位于演出前廳的主題活動區,可以在那里進行猜謎游戲、手工制作等,同時北京音樂廳也為他們精心準備了印有“哆來咪”和“大灰雞”卡通形象的音樂文創產品。除益智游戲外,范燾還強調,開場前的“音樂知識小課堂”也受到孩子與家長的歡迎,無論是向小朋友們介紹觀劇禮儀,還是教他們跳舞,甚至是讓他們參與樂器的演奏等,都能達到寓教于樂的目的。

目前,哈爾濱音樂廳也嘗試在《哆來咪和大灰雞》演出前后,設計互動環節,與孩子們拉近距離。邱露瑤介紹說,比如,此前在音樂廳上演的“交響世界游樂園”開場前,哈爾濱交響樂團的小提琴演奏員便在音樂廳一樓,為孩子們演奏,并講解小提琴的構造、音色等樂理知識;演出結束后,兩個卡通人物以及當天演出的指揮與孩子們合影留念。邱露瑤表示,由于哈爾濱音樂廳首次引進此類親子故事音樂會,隨之配套的運營也在逐步完善中。

demo.jpg

小觀眾與“哆來咪”和“大灰雞”合影。王建昭本報記者董盈攝

打造本土兒童音樂任重道遠

據了解,在哈爾濱音樂廳演出的《哆來咪和大灰雞》,音樂部分由哈爾濱交響樂團來演奏。除了引進,哈爾濱可不可以打造自己的兒童音樂普及項目?邱露瑤表示,哈爾濱交響樂團也在朝著這一目標邁進,目前團里也在著手培養一批年輕的兒童音樂創作力量,經歷外出學習后,他們的兒童音樂創作意識被激發,其中的優秀人才帶頭積極組建創作團隊,相信打造屬于哈爾濱本土的兒童音樂演出指日可待。打造兒童音樂產品,除了優秀的演奏團隊外,還需諸多條件。戰薪羽說,在《鋼琴解剖課》中,與以往正襟危坐于鋼琴前的演奏家不同,Wil l“一心三用”,邊說故事、邊彈琴、邊演戲,演奏期間甚至會和孩子們“零距離接觸”??梢园l現,在一些兒童音樂演出中,演奏家可以說是變身演員,不僅演奏樂器,還會用肢體語言來演繹音樂、故事或者動畫內容,這對“傳統”演奏家是種挑戰。

業內人士表示,親和力、感染力、互動性是專業演員在兒童音樂演出中最重要的部分。東北農業大學藝術學院音樂教師何洋認為,在兒童音樂演出過程中,表演者應注重通過音量、音色、速度等要素的對比、變化構建生動形象的“聽覺世界”,吸引孩子們的注意力,調動孩子們參與的積極性,并啟發他們對音樂作品所展現內容、情節進行思考。不僅如此,曲目選擇也需要下工夫。何洋認為,根據音樂藝術學科的教育規律和兒童的心理特點,許多所謂的“經典音樂”,尤其是長篇幅、大題材的作品,并不適合少年兒童欣賞。相對而言,結構簡單的、節奏活潑、略帶有敘事性質的民歌、舞曲音樂更受歡迎,若能加入特色樂器的演奏配合、舞臺道具、視覺效果、舞蹈動作等元素,收效會更好。

何洋看來,從兒童音樂創作方面來看,我們可以借鑒國內外適合兒童欣賞的經典作品“創作技巧”,試圖用音樂語言去模仿、描繪世間萬物,從而觸發孩子們的思維聯想。在題材選擇上,故事的內容定位要適合少年兒童,要善于運用他們日常感興趣的話題為源頭進行劇本創作。

戰薪羽認為,目前哈爾濱的兒童音樂普及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兒童音樂普及需要有持續性,依托哈爾濱目前已有的“哈夏”音樂會等音樂資源,進行兒童音樂普及,也是十分必要的。建議在“哈夏”音樂會中單獨設立“兒童音樂節”板塊,在其中展出兒童音樂產品,進行兒童音樂演出展演活動,或是邀請藝術教育專家進行兒童音樂普及系列專題講座,讓兒童音樂資源搭載音樂會的平臺全面接觸大眾。

哈爾濱大劇院上演的經典劇目

demo.jpg

《伊格爾王》劇照。
demo.jpg

《戰馬》劇照。
demo.jpg

《圖蘭朵》劇照。

demo.jpg

歌唱家卡雷拉斯在演出中。

編輯 陸少平   責任編輯 趙宇清

上海福彩中心中申请 江苏十一选五至三遗漏 股票发行价格如何确 极速快3app官方下载 场外配资合同是什么 河南郑州福彩快三 沪市股票k线图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情况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查询 体彩电子投注单的兑奖 天津十一选5开奖时间